零工平台

You are here:

傳統零散勞工主要經私人網絡或中介公司尋獲工作,而近年冒起的零工經濟(gig economy)開始利用網站或應用程式,讓不同經濟領域的自由業者可於線上承接一次性或短期的工作,以服務換取收入。然而,零工經濟中,Uber、TaskRabbit等跨國企業的「共享」模式為人詬病,勞工所能共享的,只有線上平台帶來的工作彈性,但依然缺乏收入保障,未能做到經濟自主。另外,零工平台企業並無以社區為本的營運模式,經常在世界各地遭遇地方政府的稅務調查及法律訴訟。

2014年,為了回應零工經濟衍生的管理及勞工剝削問題,零散工專用的平台合作社(Platform Cooperative)陸續出現,逐漸形成一場社會運動。平台合作主義(Platform Cooperativism)的參與者利用網站或應用程式,連結零散勞工及服務使用者,同時主張平台應由參與者共同管理及擁有。參與者包括為平台提供服務的勞動者,也可以是其他貢獻時間、技術或資產的人。零工平台的民主管理以及開放共享所有權是這場運動的核心願景。

零工平台在回應什麼問題?

勞工的合理薪酬及收入保障

企商業營運的平台所賺取的利潤會用作支持公司長遠發展,或以分紅利、加薪的方式回報股東、員工及董事。勞工除了無法參與決定自己的薪金,企業平台亦會收取他們高額的中介費用,以賺取最大回報。

零工平台由勞工及使用者共同擁有,因此收入獲得優先保障。在有營利的情況下,勞工/僱主可以為自己支付合理的薪酬;扣除成本和未來發展所需的資金後,平台合作社通常會將餘數平分給予所有勞工/僱主。

透明度

大部分企業平台的營運方式都缺乏透明,如上面提及薪酬和傭金的計算方式、平台的未來發展計劃、巨額注資等,一般都難以得知。現時,跨國企業平台會利用複雜難明的使用條款隱藏它們如何使用和收集用戶數據。

零工平台則享有較高透明度,採用民主問責制,會向使用者公開其營運方式,以及如何收集用戶數據等。

多元價值

企業平台經常遭到批評忽視多元參與,特別是其領導層成員未能納入女性及少數族裔的聲音,亦因此未能回應邊緣群體的用戶需要。

零工平台運用集體決策形式,用戶能較輕易為自己的需要發聲,亦能直接參與商討。

私穏/數據使用

幾乎所有企業平台都會使用用戶數據去增加營利和效率,犧牲了用戶私穩及安全。

零工平台建基於用戶參與,在集體擁有及民主管理的情況下,可以更加保障用戶私隱。 

如何開展零工平台 ?

認識區內的零散工種,了解零工勞動者面臨的各種問題,如在職貧窮及收入保障,然後再考量平台合作社能如何支持現存的社區經濟。
除了尋求技術支援製作網站或應用程式外,更要尋求資源學習社群協作的方式,才能有效而持久地實踐民主合作。邀請擁有共同願景的社區組織及合作社,讓零散工一同參與策劃合作平台。

構思一個能夠支持零工更體面工作的管理架構及營運模式,確保參與者能共同擁有平台合作社,並享有不同程度的權力及褔利,如決策參與權、紅利分配等。

用戶及零工需要共創推廣合作平台的方法,接觸足夠群眾,使平台能自我維持,支援往後的成長。長遠需要將合作社的合理勞動、合理分配利益和服務社區的理念原則推廣,以爭取更多社會人士的認同和支持。
定期檢討平台合作社的回饋機制,確保參與者都有發聲機會。長遠摸索能夠支持平台合作社處理衝突的機制及資源。

參考個案

社區互惠人才市場  |  香港

社區互惠人才市場(香港鄰舍輔導會沙田服務中心) | 香港
社區自發的陪診合作社

Loconomics 美國

Loconomics | 美國
一個由零散工共同擁有的平台

2012年成立於加州三藩市的零工平台,旨在提供有別於投資者持有的零工平台。Loconomics集合寵物照顧、家居護理、托兒輔導、長者支援、汽車維修等不同範籌的專業服務者,讓他們可以在一個集體持有的平台上連結用戶、提供服務。平台不收中介費,它透過邀請服務者每月供款$20至40美元,以換取紅利、投票、監督董事會、參與董事會選舉等不同程度的福利及權力,實踐服務者的民主自治。

想知更多…

SMart  |  比利時

SMart | 比利時
一個藝術工作者及零工的福利合作社

SMart 1998年在比利時成立,初期工作圍繞樂手的生計問題。在布魯塞爾,樂手是一種自由職業,會被邀請在街道廣場上演出,然而寒冷的冬季並不適合戶外演出,因此樂手的主要收入集中在一年的春夏季;這類型的藝術工作者與一般自僱人士一樣,經常收入不穏定,缺少全職工作的社會福利保障,更沒有病假、醫保、退休金,還要面對薪金拖欠。SMart的出發點就是為藝術工作者集合資源,為他們處理帳目和行政事宜,減輕他們的負擔。SMart發展至今更支援其他服務行業的自僱人士,透過營運一個由會員共同擁有的薪酬基金,保證在合約結束七日內支付會員,即使僱主未能及時支薪,SMart亦會提供專業的法律支援替員工追討拖欠的薪金。SMart扮演著這些自由業者的僱主角色,讓他們符合歐盟的勞工條件,可享有社會保障。SMart現時分佈於9個歐洲國家,為超過九萬名會員支付工資,亦給予他們培訓、法律、理財、行政等支援。

比利時SMart

德國SMart  |  法國SM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