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同體創新」講座 - 第一講

You are here:

中大「共同體創新」講座 - 2017 第一講 - 零廢社區

日期︰2017年10月3日 (二)
地點︰香港中文大學富爾敦樓LG山城⻆落
講者︰姚松炎 - 四零方案發起人 | 張瑋晉 - 升級再造設計師
主持:邱林川 (Jack)

社區可以做到「零廢物」嗎﹖

本身是測量師的前中大學者姚松炎博士,早在未參選立法會前,已在自身的社區置富花園倡議「四零方案」,組織居民和管理公司,親力親為,試驗「零耗糧、零耗水、零耗能及零排廢」!減耗減廢大成功,更令其他屋苑爭相仿傚。升級再造設計師張瑋晉剛剛成為灣仔藍屋「好鄰居」,不單只積極實踐零廢的個人生活,更計劃將早前到日本環保小鎮上勝町考察的經驗,帶到藍屋作社區實踐。由下而上、由個人到社群,如何推動理念實踐,將理念帶入生活,融入社區?

姚松炎:環保其實很政治

其實今天的題目是很政治的。當我們談環保時,大家會聯想到全球暖化。而其實全球暖化背後成因,很大程度是因為資本主義的模式,鼓勵消費,並且沒有計算環境的成本,這就是資本主義無法克服的所謂惡性循環。因此對於可持續發展的反思其實「很政治」;特別當你相信這種價值,你最終是會離開資本主義的。

兩年前,紐約市舉行了聯會國氣候峰會(Climate Summit 2014),認真討論如何控制全球升溫不超過兩度,而經濟學者估算若要達標的話,全球GDP需要下跌8%--這個跌幅比起2008年的全球金融風暴還要嚴重。因此公佈了這個數字後,所有人就離開了,什麼協議都簽不成;最後在2015年巴黎氣候大會上簽署的只是一份無約束力無標準的巴黎協議。

今天我們談的「環保」,其實背後都是一種認同,資本主義模式需要改變,有些人會談資本主義3.0,更超脫的甚至會談commons(中譯:共同體);它們指向的都是渴望修正資本主義,為我們的下一代尋找出路。

 

四零方案綠色社區

為什麼我們不能再用傳統的資本主義形式呢?每年WWF都會做一個生態足跡的普查(Ecological Footprint Report),那麼,原來香港人的生活模式是會消耗3.9個地球。這個報告很多人都看過,大家雖然對它沒有什麼反應,可是當我們深思一下這個數字,其實是很可怕的。如果你真心信奉可持續發展,真心相信我們這代人不應當耗盡下一代人的資源,那麼從今天起我們就要減少3/4的消費。然而每一場講座都沒有人願意答應我,並且政府和商人會阻止你這麼做,因為這意味着減少GDP。一個城市,若果其經濟消費突然減少3/4,必然是災難。

這樣的內部予盾來自於城市化的模式(linear city model),一方面引入大量人口的聚集,提高勞動和生產力,再鼓勵消費;另一邊廂所有資源用完即棄,垃圾丟棄至城市以外或看不見的地方。現在,歐洲已經開始在談「循環城市」(circular economy city model),物資不出不入只於城市裡面循環(recycle),說穿了其實就是自給自足,像阿姆斯特丹就把它變成了城市管理的方針。而一談到循環城市,其實就隱含了城鄉需要共生(Symbiosis of rural-urban coexistence)。城市本身並不擁有任何東西,無論食物或是建材都來自鄉郊。

那麼我為什麼要寫四零方案呢?因為其實只是資源回收(recycle)也是不夠的,落實可持續發展更加需要減少消耗和資源再用(reduce & reuse),對我而言,資源回收是苦無他法才使用的最後一步。

四零方案中的四「零」是:零耗能、零排廢、零耗糧、零耗水。「零」的意思並非指不使用,而是自給自足。世界上確實是有正在建設的零碳城市的,比方在中東的Masdar City,建築師Norman Foster的項目,目標是在沙漠中建設碳中和(指總釋放碳量為零;亦即排放多少碳就作多少抵銷措施來達到平衡)及零排廢的現代城市。不幸地,因為2008年金融風暴,工程破產目前停滯,估計要2023年才能建成。我想說的是,新的城市做零碳排放的設計是容易的,比如多建人行道單車道,鼓勵步行不使用汽車較容易;然而,舊的社區郤非常困難,因為人的習慣及系統經已經建立起來了。所以我猜,我的四零方案出名,就是因為它是在一個1939年興建的屋苑裏發生的。

作為建築測量師,我們發現一棟建築要零耗能是很容易的,加裝太陽能版即可,要做到零排廢、零耗糧郤非常困難,比如廚餘需要堆肥,然而一棟建築本身沒有足夠的空間處理所有人和食物量的排廢,天台種植也不足以供給整棟建築的人食用。因此,零排廢、零耗糧必須配合周遭地方才能做到,即城鄉共生。

置富花園零耗糧:農圃種植

零耗糧是很重要的,若要談環保,必先要有農地。當然這也是很需要在香港突破的。我們常說的「所有問題都是土地問題」,因此社區想推環保,就必先要有農圃,不一定是田地,如天台種植可食地景垂直農場魚菜共生種果樹農墟收成節等等,這些項目正在置富花園實踐中。我們也試行不同形式的農耕:「資本主義」式的非常受歡迎,四格田供住客租用六個月,所有收成歸租客所有。我們只有32格,恒常郤有過百戶申請,需要抽籤。同時,我們也在社區內增加綠化,包括垂直花圃,由於我們靠近郊野公園,佔了地勢,現時已有三公頃的綠化地。

說一些不光彩的事,剛開始辦的時候,樓上住戶投訴,說我們的農圃像墳場,令我們需要搬遷。這就是為什麼在現有物業裏推行環保是困難的。

 

置富花園零排廢:減少固體廢物15%

那麼有農地就有產出有食物,那麼零排廢就是堆肥回到田裏,進行耕種,形成了一個循環,二者缺一不可。首先,要減少固體廢物,共享經濟是非常有用的,有人需要當垃圾丟棄物品時,另一些人說我要,那就能透過更好地分配資源,從而增加資源再用和減廢。我們在置富花園的社區有以物易物的嘗試,也有社區貨幣,但因為法律問題只能用印章,使用bitcoin是違法的。共乘我們社區就做不起來,沒有人響應。

處理濕垃圾方面,我們有三種堆肥方式。第一種是枯枝枯葉,這是非常有效率的,要知道我們有三公頃的綠化地,單單是枯枝枯葉重量是以噸計,非常驚人,因此堆肥後自然減少了大量固體廢物。我們頭一年就減少了15%的固體廢物,前10%就是枯枝枯葉的堆肥。第二種是鮮廚餘,我們會用來做環保酵素。我們會收集果皮做酵素供整個屋苑的清潔使用,住戶亦可以印花換取酵素回家使用。第三種熟廚餘呢,我們就拿來堆肥。這個我們還沒成功,街坊嫌臭,我們還在進行第三次的試驗。

最後一步我們才做回收,我們現在已增至29種回收物種,應該是全港最多的社區。我們亦引入了生產者責任制,比如碳粉盒供應商承諾回收已經使用過的碳粉盒。

有一個是天水圍做到我們做不到的,就是糧友行動會收集超市街市的剩菜派發給低收入社群。這或許就是中產社區和低收入社區可以做配對的事情,反而會有協同效應。

 

置富花園零耗水:仍在努力

節約用水這方面我們的成效不大,工作還不多。首先,我們因為進行魚菜共生,因此洗魚池的次數減少;另外我們亦做了雨水收集器,澆花就不用用水喉水。我們亦將會改用咸水沖廁,舊區都是用淡水沖廁,未來我們會更新。我們亦有與街坊進行節約用水的比賽。

節約用水這方面我們做得不好,因為缺乏出路。

 

置富花園零耗能:省了40%用電量

最後的零耗能,像更換LED燈,大家都知道的;大家可能未必聽過的如PPO節流器,聽來非常科幻,是申請了專利能減少電子之間碰撞,達致節能的東西,我們還在實驗當中。我們也裝了太陽板,為環保角的風扇充電做蚊燈等。省電方面的成績是非常驚人的,我們用五年時間省下了40%的用電量,差不多一個月為社區省下了一百萬電費。

 

全港的零廢網絡

我有一個願景,是把置富花園的四零方案推行至不同社區,形成一個零廢網絡。然而這是困難的,很多人聽了我的演講後,想在自己社區推行郤遇到很大的阻力,因為要應付物業管理公司,還有對你信任度很低的街坊。我這個模式適用於屋苑,可是像香港島西營盤正街的社區,要使用公共空間就不只是說服物業管理公司這麼簡單,政府會輕易地說你阻街就清理掉了。

因此,我認為朱凱廸發起的不是垃圾站(下稱不站)的模式是很適合社區推行的。申請不反對通知書,每個星期六出現在固定地點,街坊自然就會來。不站其實是recycle和reuse的濃縮版。街坊帶來的東西還能用,就可以放到易物攤位上,不能用了才回收。不站的回收也是分得很仔細,塑膠也分了四五種。

所以家中只需要為垃圾做乾濕分類,乾的拿到不站,自會有人引導你重用或回收;濕的垃圾只要有農圃,你就可以堆肥。那你就會發現垃圾桶沒有什麼東西剩,只餘下衛生紙。可見減廢其實是不難的。

 

張瑋晉:曾探訪日本村落 將社區回收概念帶回藍屋 

升級再造(Upcycling)指收集一些要被掉去堆填區的東西,加工成為可再用的物品,例如我曾去會展回收即將丟棄的地氈,升級再造成為了電腦套。我們的模式是會去回收站,收集公司定期大量丟棄的物品,如布樣或紙樣本,再送到聖雅各的庇護工場,讓工友去升級再造成為產品。我們希望整個回收再造的流程能在香港本地完成。

張瑋晉曾經探訪日本村落「上勝町」,學習將環保生活化。2000年,上勝町兩座焚化爐因被日本政府警告釋放過多有毒氣體而停止運作,沿用半世紀的垃圾焚燒方法亦因此改以分類回收代替。村落從此成立了環保回收中心,成為日本享負盛名的環保村落模範。村中的環保回收中心除了每日有村民帶來物件回收分類之外,同時亦是一個社區凝聚的中心點。上年紀的會利用村民帶來的回收物,如錦鯉魚旗,舊旗袍等,加工造成衣服、錢包等手工藝品,讓遊客購買能夠代表村落的手信;結伴前來的孩子會互相學習將需要回收的玩具分類拆件;在現場協助分類的職員本身亦是村民。

張氏體會到回收站需要整個社區營運,更將此行所學帶回了灣仔藍屋,以居民身份發起了藍屋的社區回收。一星期一次的收集,社區居民再利用單車將收集得來的回收物直接運送至區內不同回收商。

下次中大「共同體創新」講座 – 第二講 ,將請來BTW街坊泥鯭創辦人 – 呂忠義及Translate for her (TheM) 創辦人 – 盧善姿分享平台協作,大家請繼續留意﹗

資料共享

你可能感到興趣

中大「共同體創新」講座 - 2017
共享城市系列講座 - 2017

過去活動

《平台點合作》2019 新書座談會
平台合作運動如何改寫共享經濟?以比利時藝術工作者合作社SMart為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