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同體創新」講座 - 第四講

You are here:

中大「共同體創新」講座 - 2017 第四講 - 修物社區

日期︰2017年10月24日 (二)
地點︰香港中文大學富爾敦樓LG山城⻆落
講者︰王天仁 — 合舍創辦人
講者:李逸燊 — 綠色和平項目主任
主持:邱林川 (Jack)

物件壞了,你會選擇把它丟棄,還是與它重修舊好﹖

近年在歐州興起Repair Café (維修咖啡室),咖啡和維修看似風馬牛不相及,組合起來卻成為惜物和知識交流的重要落腳點。綠色和平曾在香港舉辦pop-up維修咖啡室,有師傅駐場為壞掉的電器診症,延續壽命﹔位於深水埗大南街的合舍,則利用其藝術空間開展一年的「修物生活」,召集街坊、文青向來自不同專業的師傅討教或求助,用手藝連繫社區。

可以修好的除了是物件,還有社區連結,關係人情。

合舍 - 複合形藝術空間

善長雕塑創作的藝術家王天仁,一直都希望將藝術和生活的距離拉近,所以作品都是走大眾化路線,甚至超越展覽空間走到出街,與人產生互動。他覺得藝術予人小圈子的感覺,經過十幾年藝術家的身分,他想有沒有事情可以實踐一些改變呢。

他想到香港最有趣的地方是茶餐廳,菜式包羅萬有,滿足到不同年紀、國籍的人的口味。他又提到Steve Jobs將音樂播放、電話和上網幾項功能集於一部iphone,從此造就一個複合生活形態,工作、生活和私人的時間無法再分開。他想,既然如此,為什麼藝術文化空間又要分開呢。所以就開設了位於深水埗大南街的合舍,集齊展覽、工作坊、表演、放映……於一身的文藝空間。一開始就辦了不同形式展覽,例如一個由馬寶寶實習生辦的展覽,把新界東北的議題和與地產界的抗爭帶到市區。

「修物生活」是跟設計團隊KaCaMa design lab合作的展覽項目。源於一次他們討論到為何一個藝術文化空間會產生距離感,因為裏面發生的事情與外界大眾無關,讓人覺得生活無了藝術文化都可以。平日要為口奔馳的人,怎可能有餘暇關心文藝?所以就想到以提供服務,吸引人走進藝術文化空間。

維修服務就成為了是次項目的主軸。他們邀請擅長維修相機、樂器、波鞋等的師傅,將在外國流行了一段時間的維修概念,用自己的方法實踐成展覽活動。跟外國的Repair cafe不一樣,「修物生活」不著重教授技術層面,而是宣揚意識形態,如維修的意義。自2017年的七月起,合舍不定期地於星期日邀請師傅分享維修的心路歷程和知識,亦辦了實踐型的工作坊和註診服務,歡迎帶同想修理的東西到合舍與師傅聊天和問診。

類似的維修服務其實坊間一直都不缺,只是因為要避免昂貴的租金,而藏身在工廈等偏遠地方,一般人並不容易找到他們,亦擔心只是見師傅時已經要付錢。親身面對面交談發問,是現在最欠缺的東西,所以合舍就安排了免費問診,與師傅確認了可以維修之後要談價錢。

想不到古蹟維修是最受歡迎的活動,王天仁觀察到參加者對知識上的追求,大於實際層面的需要,亦有一名參加者真的希望重建親戚位於新界的荒廢祖屋。原來古蹟都會有人黎問診!

王天仁清楚一次半次的藝文活動,肯定不會影響到參加者的生活習慣,但仍然希望透過活動分享惜物的價值觀。前人的設計是希望產品可長久改善生活,現今的新產品週期卻只有三個月,並非為了滿足人本身的需求週期,而是製造需求和慾望,以鋪天蓋地的宣傳吸引消費者購買新產品。現在所謂的保養維修只是把內裏壞的零件換掉,保留的只有外殼,變相都是浪費

綠色和平香港 - Repair Cafe

2009年開始 Martine Postma在阿姆斯特丹發起民間組織維修師傅,在不同的社區空間如圖書館、咖啡廳、社區會堂等,舉辦工作坊或免費維修。為改變過度生產、過度消費的風氣而生成的自組織,至今遍佈三十多個國家,達千個repair cafe,維修範籌有電器、衫、公仔,就連心靈輔導亦有。

長久以來,以非暴力直接行動,來提高大眾對環境保護意識的綠色和平,一直都想紡織時裝業界正視不可持續的生產模式,因此以repair cafe為啟發,在德國、北京都曾舉辦電子產品維修的工作坊,宣揚可持續的生活態度。香港的repair cafe亦曾在大埔的生活書院舉辦,電器舊衫遮,「想不到最多人帶來維修的是usb線」綠色和平項目主任李逸燊如是道。

綠色和平為時尚去毒

綠色和平早前的《時尚產業及紡織廢棄物研究》發現全球衣服製造量從2000年至2014年增加了一倍;而相較於15年前,全球每人每年平均多買60%的衣服,但保存衣服的時間卻比15年前少了約一半,產生大量紡織廢料。綠色和平在2011年開展「為時尚去毒」的全球項目,正正要求企業在生產鏈中去除有毒有害的物質,項目近年亦延伸至消費者教育,開展了「減法生活」,透過體驗手藝的活動,從而反思自己的消費習慣和改變消費的意識。2015年的聖誕,綠色和平甚至:「在人來人往銅鑼灣、香港的購物熱點時代廣場外牆拉起大橫額。當聖誕的重點落在消費,我們特意選取一個最觸目的地方,告訴公眾香港其實已經很浪費,希望能吸引正走進商場準備購物的人,在購物慾旺盛之際也能停一停諗一諗,避免因為過度消費,而做成大量浪費。」(1)

近一年多亦有進行研究,調查香港人為何如此喜好買衫,研究發現有的是為了借買衣表達心意,有些是因為商家在社交媒體上的促銷策略,激發大眾物慾。綠色和平於今年初委託獨立國際市場調查機構TNS在香港及台灣調查大眾衣服消費習慣,「發現香港人即使家中擁有近100件衣服,當中15件是長期不穿。或許你會以為調查結果不過是老新常談,其實單以一件衣服價值100港元估算這些被『打入冷宮』的衣服,全港共浪費了39億港元。如果我們最初是因為減價促銷而買衣服,你不禁要問,家中既有大量衣服,為什麼還要花錢買?」研究同時指出,有八成香港人覺得買衣服是自信的來源,但有三成人購物後會感覺空虛,就會想再購物。背後顯然易見的,其實是消費主義建構的一套社會價值,即人要擁有特定的外在物質,才是一個整全的人、才會得到社會接納和嘉許,最終結果就是刺激了消費,並且以環境與人類未來為其代價。

所以就有三次「重修舊好」舊衣縫補及升級再造活動,活動中的木頭車用卡板和二手車輪所造,當中的儲物箱都是從啤酒節拾回來的。舊衣升級再造工作坊用舊衣改造成tote bag、網袋和拼布墊,亦有刺繡工作坊,吸引不少參加者。

李逸燊分享了幾件自己作品:他將一個用了七年、已經壞掉的背包拉鏈,改成鈕扣,按著心愛的貓的樣子造了一個刺繡,三小時的專注不僅讓他稍稍放下工作壓力,重修舊好的滿足感讓他更願意繼續使用改裝過的舊物。每天,他都會因為牛仔褲上那個自己親手縫好的洞,而心有欣喜。

重修舊好工藝坊的活動願景就是讓參加者從手藝體驗中獲得滿足感,從而改變消費習慣;同時作為展示,推動政府源頭減廢,提高回收率,並提倡企業設立維修部門,由機構做起,改變不能用即掉棄的習慣。

(1) http://www.greenpeace.org/hk/news/stories/toxics/2015/12/buy-smart-buy-less/

討論環節

綠色和平是一個全球的組織,而合舍就是一個坐落草根社區的本地空間,不同的組織,同樣面對著消費主義的問題。

 

面對資本主義這隻巨獸

天仁深信沒有巨人不會倒下,物極必反,差在何時倒下,巨人都會病。他回想香港曾經很擁護商場,覺得商場有齊衣食住行娛樂,亦不受天氣影響,可以每個星期日都去。現今的年輕人已經厭惡商場、或稱為倒模規劃,巨人明明依然好大,這說是物極必反,當過分而失去平衡時,自然就會向另一邊走。

他亦很相信蝴蝶效應,世上沒有一樣事是無用,只是效用何時發生、影響力有幾大,哪怕只是一個人在餐廳叫一杯凍檸茶走一枝飲管。

若每個人都因為巨獸太大覺得徒勞無功而不做任何事,「咁就大獲」。他抱著相同的信念去做合舍,

不急著判斷會否成功,改變是長遠的事,即使他自己看不到,也可以影響下一代。

與此同時,他不認同世界只有單一標準,消費不是萬惡,但過了平衡點,人類就會自成其果。人工生產塑膠、纖維的出現,都是為了令生活美好,現在它們變了魔鬼,都只因我們過分濫用。每個人都做能力範圍內的事,如他自己就利用藝術家的身份,綠色和平就利用其的國際視野。

逸燊同意各人有不同的角色,綠色和平具備資源、人脈和國際壓力,所以大公司如H&M都會願意與綠色和平對話。而在香港層面,就先了解了香港人的消費習慣和原因,然後找social designer、upcycling artist和維修師傅舉辦活動和;當香港、德國、北京的綠色和平一起做時,又加強了力量。活動不是終點,最終是希望推動政府的政策和企業方向。

 

如何在巨獸之下持續發展

觀眾表示,要有誘因,而誘因來自從小的教育。建議修物活動要有完整的記錄:如何修理不同類別的東西,讓大眾和小朋友都可以學到;或以更好的方法將舊物有所提升,如用3D printer的技術。另外,

將舊的東西重新設計改裝成追得上潮流的形象,讓新一代不會厭棄使用舊東西。

DIYbio的成員,提到傳統如何加入現代科技,推動環保。Maker bay 有心想推廢物回收,計劃為舊衣表面加添納米塗層,讓衣服更加耐穿,改變大眾對時裝的態度,更重視衣服的功能。

環境自然委員會的調查發現,大學生的生活用品浪費程度較其他界別高,大學生教育程度高,理應更能明白浪費背後地球和人類所要付出的代價。這說明的是,生活上有好多東西還未解決得到,因此提供一個減廢的選擇,不是強迫人做。那麼,到底有無提供一個選擇?如以前自備器皿去買食物是很普遍,現在的食肆如麥當勞郤不容許顧客自帶器皿或杯。天仁覺得自己的角色,就是用一個空間,提供一個選擇和一些資訊,如活動後的文字紀錄,即使十年後都可以追溯得到。

抗衡巨獸的方法有千百萬種,最大的難處是生活狀態,好多時,不是每每都要求政府改變,而是牽一髮動全身:社會福利制度無保障,工時無保障,教育制度無鬆綁,有連帶關係,即使想為小朋友提供工作坊,  小朋友都因為功課忙而無時間,一環扣一環推不動。現在正是鬆動不同環節的嘗試。

活化只是政府推出來的詞語,傳統工藝不用活化,因為重來都無死過。沒有一種工藝特別要保留,視乎你從什麼角度看,一切都是需求的問題,只要你想,總會找到師傅替你補鞋、換手錶電池。如果失去了社會的需求,自然就會淡出,難度今時今日仍要嘆息沒有保留黃包車(人力車) 的手藝嗎,沒有需要就不用強求保留,這條界線要小心處理。

現在亦有另一個現像,就是資訊太多,物極必反未出現時,自己已經玩厭了那些資訊。如最近舖天蓋地宣傳極具香港特色的手寫小巴牌,最後無時無刻在不同機構和活動都有小巴排的出現,天仁反思如果木工師傅同樣像便利店般梗有一間係左近,又是否健康呢?

資料共享

你可能感到興趣

中大「共同體創新」講座 - 2017
共享城市系列講座 - 2017

過去活動

《平台點合作》2019 新書座談會
平台合作運動如何改寫共享經濟?以比利時藝術工作者合作社SMart為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