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城市2017 (一)

You are here:

「共享城市2017」- 自己社區自己救(一)當垃圾站成為共享站

日期︰2017年3月16日 (四)
地點︰壹樓共同社
講者︰朱凱廸(立法會議員)
評論︰朱漢強(綠惜地球環境倡議總監)
主持︰鄒崇銘(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講師)

大家常把「垃圾」與「廢物」劃上等號。廢物在文明下被定義為無用、不潔、被唾棄、被憎惡,大家恨不得把它們除之而後快,垃圾筒、垃圾站成為垃圾的歸屬。然而在3月16日的晚上,壹樓共同社座無虛席,現身的人們為著「不是垃圾站」這個顛覆垃圾站意義的行動而來。自去年起的每週六,「不是垃圾站」都出現在元朗街頭,告訴你垃圾不單不是廢物,垃圾站更可以是共學共享並重的資源回收中心﹗「共享城市2017」頭炮請來「不是垃圾站」成員朱凱迪,分享從垃圾的意義翻轉,到改變政治結構的變革想像。

Waste no more的Waste-no-mall

不是垃圾站」的英文名字叫做Waste-no-mall,這個mall出現在非康民署或地政署管轄的公共空間,主要參與的都是元朗雞地一帶的居民。沒有新簇的商品,Waste-no-mall卻有free-cycle市集、乾垃圾回收分類以及環保教室,教大家如何做回收,亦講解環保政策和分享減廢攻略。朱凱迪解釋計劃始於2015年的區議會選舉,他出戰的八鄉南選區時有胡亂傾倒廢物的問題,情況尤如無掩雞籠。當他們向環境保育基金申請資助,希望化廚餘為肥料,用於區內的農田時,卻受制於必須要添置廚餘機以確保衛生的規定。朱於是夥拍一直做free-cycle的日青,一起構思把垃圾站變身為資源回收中心,從推開垃圾,轉變為擁抱垃圾,肯定垃圾是可重用的資源。日青補充,這個構思始於本土,從Facebook群組「Oh Yes It’s Free」,到2014年佔領時的「煲底」回收站 (即立法會大樓示威區),日青希望資源回收中心能做到廢物自決、垃圾自主,我們不再靠代理人,自己垃圾自己處理。

這個對垃圾負責的想像對香港人來說可能是新鮮事。講座的回應嘉賓朱漢強指出,香港沒有第一產業,面對垃圾,我們只能線性地想到生產消費棄置,卻未能像西歐一樣,想到以回收重用來填補這個製造循環;而且垃圾由不同的政府部門 (包括食環署、漁護署、海事處) 收集處理,屬政府的產物,政府一般只會快速地把垃圾運往堆填,而鮮有會主動做回收分類。然而香港也有地方採取截然不同的方式來處理垃圾,朱凱迪分享香港中文大學的例子,由於垃圾是屬於垃圾承辦商所擁有,他們會用盡方法在校園進行廢物審計,並推廣回收分類,務求做到減廢節能的效果。由此可見處理垃圾不只一條通路,改變政策,改變思維,情況可以大不同。

 

垃圾求變,政治架構也求變

以高票當選進入立法會的朱凱迪坦言,當選後有更多資源,在其全港最大的選區新界西嘗試「不是垃圾站」的計劃。與其視營造社區為建立樁腳,培育區議員為選舉鋪路,朱凱迪認為不如重新思考社區的意義。在他而言,社區是創造新念頭的重要據點,亦是集結改變力量的重要場域。要改變垃圾處理、倡議環境運動,以致改變政治大氣候,社區的力量絕不能小覤。朱認為面對現在的政治局勢,我們更應積極參與,投身其中,尤其垃圾處理這類中性議題,更能吸納不同政治光譜的居民參與。朱凱迪寄望「不是垃圾站」不單止為垃圾尋找新出路,也能發揮民主共享精神,改變香港的政治架構。

 

社區樹下共享共學

然而要做到共享參與,朱漢強認為在社區重建信心,建立信任至為重要。他分享慈濟基金會在美孚推行的夜間環保點,連續六個寒暑在荔灣街市側天橋底進行垃圾分類及公眾教育,建立有保證的回收通路,重建居民對回收的信心。朱漢強認為「不是垃圾站」和慈濟一樣,都在建立一棵「社區樹」,在公共空間規劃不周的香港,創造空間予居民商議公共事務,重建關係。「不是垃圾站」核心成員Maria亦分享行動時的所見所聞,從討論如何改造垃圾,到探討消費習慣,垃圾站彷彿已變成「榕樹頭」,成為街坊互相支援與共學的重要部分。

朱凱迪寄望「不是垃圾站」能發揮民主共享精神,集結社區力量,為垃圾尋新出路。

如何前進﹖「不是垃圾站」的下一步

要真正做到”Waste no more”,便要補好回收重用這個缺口。朱凱迪希望日後社區能成為減廢回收的主要推手,建立家居垃圾的回收迴路,令不止是乾垃圾,濕垃圾及廚餘亦能成為社區的有用資源。朱凱迪認為政府可先考慮處理特定種類的垃圾,如不把樹葉運往堆填,嘗試尋找可重用回收的方法。此外棕地作業與電子垃圾亦不無關係,去年傳媒便多次揭發有新界貨櫃場非法處理進口電子垃圾,土地受重金屬污染,情況令人擔心。

回收分類之外,近年各界倡議的源頭減廢又怎能缺少呢﹖朱凱迪及日青均認為要檢討消費文化。重新檢視生活需要,斷離物慾,減少消費,可能已令製造垃圾的機會大大減少;日青則提倡Cradle to Cradle (C2C) (搖籃到搖籃) 的概念,從設計階段已考慮產品的下場,以生物可分解,或可循環再用的物料製作產品,達至消除廢物的效果。只要在購買時選取奉行Cradle to Cradle的產品,你便是在以消費投票,為綠色環境出力。

 

後記︰你可以做甚麼﹖

垃圾徵費甫推出已成城中熱話,「不是垃圾站」的創新嘗試能否增強香港人的減廢意識,翻轉垃圾意涵,甚至改變政治結構﹖在場有觀眾提問可否把「不是垃圾站」帶到香港其他地區﹖日青笑言不同地區會有不同需要,從自身的垃圾處理需要開始,各區的組合與做法都不盡相同,與其複製元朗戰友的做法,倒不如各自尋找發力點,遍地開花,再互學共享,可能是更有創造力的方法。共享不需太艱深,你檢視生活習慣的一小步,可能已為世界帶來不一樣﹗

下次「共享城市系列2017」 系列一,自己社區自己救 (二) 將請來立法會議員姚松炎分享在屋苑推動共惠共享的經驗,大家請繼續留意!

資料共享

過去活動

Webinar
Platform Co-op Community Hangout: Jack Qiu and Gigi Lo discuss platform co-ops in Hong Kong
Date: February 21,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