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城市2017 (二)

You are here:

「共享城市2017」- 自己社區自己救(二)如何在屋苑裡推動共惠共享?

置富花園「四零方案」: 從減廢開始的社區營造

「好多項目都希望做到社區參與,但最後都是以失敗告終。」所以,由前香港中文大學地理與資源管理學系副教授姚松炎帶領的置富花園「四零方案」,能成功推動一個一萬人的社區多角度減廢,絕不簡單。四零方案成績漂亮:屋苑的固體廢物減少了15%,節省了40%公共地方的電力,每年節省了100萬元電費。置富花園由只用三色桶作回收,變革成一個令外人慕名參觀的環保模範屋苑,其實並不止是姚松炎所形容的「略有小成」。

所謂四零方案,就是以「零排廢」、「零耗糧」、「零耗水」和「零耗能」為目標。姚松炎參與的置富花園居民協會與物業管理公司合作推行了一系列項目,建立一個較能自給自足的屋苑,盡量減少產生廢物,即使有廢物都可以留在社區裏轉化為可以再用、再消耗的資源,減低對外的污染。

重整失落的減廢配套

「減垃圾其實很容易,但必須要有配套。」姚松炎一語道出了香港減廢的關鍵。四零方案第一個在屋苑推動的項目,就是增加屋苑的回收配套。香港經過多年的「藍廢紙、黃鋁罐、啡膠樽」宣傳教育,基本上沒有人會反對廢物回收,而且在2019年政府將推行垃圾徵費的誘因之下,物業管理公司亦十分合作,所以回收是四零方案中最容易推行的項目。現時屋苑回收的物料多達27種,「在全港可算數一數二,連環保署沒有的回收種類都可在此回收。」

現在置富花園基本上可以不需要垃圾筒。可重用的物品可以交給物業管理公司「以物易物」,讓其他有需要的居民取走;不能重用的物料就放到分類回收筒,連燈泡、火牛、尼龍網都可以回收,加上正在試行的廚餘回收,所以真正要扔的垃圾幾乎所剩無幾。未經烹煮的鮮廚餘就用來製作酵素,將果皮加入糖和水,發酵三個月,就成為天然的清潔劑。當全港都視膠樽如敝屣的時候,置富花園的居民反而要向周邊的屋邨和學校收集膠樽,用來盛載酵素。如今不論屋苑的公共地方、或是屋苑住戶家裏都有用酵素來清潔,減少用化學清潔劑,既節省金錢,更可減低因對化學物敏感而引起的主婦手和濕疹,所以很受歡迎。

熟廚餘和枯枝落葉則可用來堆肥。置富花園有3公頃的園林,以往,屋苑就與食環署一樣,容不下「落葉歸根」,清潔工用黑色塑膠垃圾袋裝起枯枝落葉,「眼不見為淨」。姚松炎曾與馬寶寶農場合作進行了一年多的實驗,測試一公噸廚餘可被消化作多少肥料、可用來生產多少公斤菜,發現廚餘必須要結合枯枝枯葉,才能達到良好的堆肥效果,所以置富花園目前收集到的枯枝落葉都會放在屋苑的空地作堆肥。減少了枯葉,整體垃圾也就少了很多。

可是,肥料堆好了又有何用?香港耗資16億元興建廚餘回收廠,聲稱處理好的300噸廚餘可用作養魚,用不完就燒掉,正正說明缺少農業,香港整個回收系統也會斷裂,這正是香港的困境。姚松炎深明農業的重要,所以千辛萬苦都要在現代化的置富花園推行農耕。耕種也可以支持其他的項目。

居民種植的秋葵 ,將成為「可食地景」。

從私有到共產的耕種實驗

可食地景就是種植兼具食用和觀賞功能的蔬菜、香草、水果等。置富花園從台灣引進可食地景的意念,取代小部份以往種植觀賞花卉的花圃。為了滿足觀賞的需要、消除住客投訴的憂慮,可食地景項目率先栽種秋葵,因為秋葵開花時很美,到結果的時候住客也可以來分享收成,種植蔬菜自然就受到支持。

置富花園的有機農圃有三種模式,姚松炎笑稱為「資本主義」、「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
「資本主義」是供住客租用農圃,種什麼都可以,而且可以擁有全部收成。 「社會主義」是由物業管理公司的花王閉門打理,收成不可購買,住戶只可儲印換領。 「共產主義」則是在開放的公共空間耕種,沒有限制採摘,採用開放形式。

除了在泥土種植,置富花園亦嘗試建立魚菜共生的系統。起初大家對魚菜共生系統有很大的猶豫,但當他們到訪中文大學參觀其中藥園的魚菜共生系統之後,發現整個系統跟早在30年前建在屋苑平台公園的魚池設計沒多大分別,就立即仿傚了。養著魚和龜的池水,透過水泵將水送到

水耕池,讓帶有魚龜糞便的水為蔬菜提供養份,同時蔬菜的根部可以淨化魚池的水,減少了洗池的次數。不用額外的補給,養份和水資源就在一個閉合的系統中循環流動,互惠共生。

 

引入科技減少耗能

要減少能源消耗,並非只有一味減少用電,置富花園居民協會就嘗試用科技令能源使用更有效率。除了為公共地方照明全換上LED燈和加上自動開關外,更試用從美國公司引入的最新科技,透過量子力學原理,將電子流動理順減少撞擊,省卻能源消耗。

而設置太陽能板則是一場幸運的意外驚喜。太陽能板的價格之高,短時間內省下的電力亦不足以回本,因此難以用居民的管理費購買。然而,環保團體「地球之友」在一次屋苑的參觀活動中表示有十幾塊閒置的太陽能板,提議居民協會可以提交計劃書申請使用。結果置富花園就免費獲得了三塊太陽能板,協助屋苑的公共地方節省電力。

置富花園的魚菜共生系統的閉合循環中自我潔淨,減少了洗水池的次數,又可以循環不息地用作蔬菜的灌溉和施肥。他們更取用了兩個原本要棄置的臨時水缸來收集雨水,用作灌溉屋苑農圃植物。除了在公共地方施行的措施,居民協會亦舉辦了家居節水和節能比賽,勝出者可得到屋苑種植的木瓜和蔬菜,以及資助部份環保旅行費用。雖未完全達致「零耗水」,但這些試驗對於一個屋苑來說,都是重要的嘗試。

姚松炎與其他居民身體力行,在屋苑舉辦以物易物活動。

「有心人」至關重要

從節省金錢著手,四零方案令就算是不關心農業和環保的置富居民也樂見其成。姚松炎認為除了好的環保模式,也要有技術支援和有心人;而很多社區項目的失敗,都是因為缺少其中一環。

許多人聽過四零方案的分享後,都會回去跟自己的物業管理公司建議,但物業管理公司往往會拋出一大堆技術問題,一般居民欠缺技術知識有時難以應對,使得建議方案無法成事。置富花園的情況也差不多,幸好居民協會有不少技術人才,能夠解答疑難,並成功說服持份者。因此,姚松炎推廣四零方案外,也希望為其他有志發展永續社區的人提供技術支援,解決技術難題。

不過,營運模式、技術支援及支持者三項要素之中,姚松炎最經常提及的是「有心人」,只是有心人可遇不可求。姚松炎認為香港人常抱著「小人物就無法為社區做任何事」的心態,即使對社區事情有不滿都只會向區議員投訴,最後只會發現議員也無能為力,問題並沒有得到任何的改善。所以姚松炎就主動成為四零方案的「有心人」,由自己的屋苑開始永續生活。

 

踏實解除困難與疑慮

置富花園四零方案的成功示範,讓不少​​懷疑社區行動力的人重燃希望。為免令人有錯誤的期望,姚松炎亦分享了居民協會在這五年間遇到的大大小小的困難。他指出,一個全新的地方要實踐零碳理念相對容易,因為可以由零開始任意設計,然而置富花園作為一個已有30多年樓齡的老社區,在七公頃的空間內有二十幾座大廈、估計超過一萬名人口,當一連串環保的改革突然在這個社區出現,居民協會首先要面對的,就是住客的質疑和物業管理公司的顧慮。

例如,最初嘗試辦農圃種菜時,有住戶投訴;更有住戶向政府部門投訴姚松炎。天台農圃的計劃,則因物業管理公司對保安問題上的顧慮,早就擱置了。

除了應對各方的疑慮和投訴,推行社區項目少不免也要面對一些實際操作上的挫敗。熟廚餘堆肥就是一個屢敗屢試的實驗項目。最初居民協會向環保署申請款項購買廚餘機,等了一年都沒有審批成功,居民協會唯有先作小規模實驗,嘗試收集30多戶的廚餘,以全自然的厭氧方法堆肥,卻發現仍會產生輕微臭味,而且所需的時間很長,再次失敗。

姚松炎是推行四零方案的「有心人」,但他形容自己以往一直活在學術象牙塔,工作上只要到研
討會發表文章就已經可以交差。直至5年前他寫了一篇名為《A Novel Planning Model for Approaching a Zero-Food and Zero-Waste Community》的學術文章,提出透過「零排廢」、「零耗糧」、「零耗水」和「零耗能」來達至真正的永續社區,結果有評論者質疑沒有實證的支持,認為文中的理論不可行,令他耿耿於懷。 「邊個話做唔到?」不服氣的他於是決定自己實驗一次,回想起來,他笑說:「當時都幾傻。」

他加入了居住多年的置富花園居民協會,成立環保小組,並當上環保小組的主席,每個月與物業管理公司商討推動「四零方案」,著手解除技術上的疑難。剛好當時正在申請機電工程署的一個
節能資助計劃,能資助整個節能計劃一半的資金。適逢其會的誘因,令置富花園的居民更願意將四零方案實踐出來。

 

意外收獲:凝聚社區生態保育闗注組

置富花園因為「四零方案」對環境的關注,凝聚了一群對生態友善的居民,甚至發展出另一場運動。當政府宣佈將會發展屋苑旁的置富山谷作建屋用途後,一群時常到該處行山的居民就希望可以保護樹林,得到姚松炎的鼓勵後,居民就成為爭取置富山穀保育的「有心人」。

他們在山谷發現了100多年歷史的香港牛奶公司牧場的遺址,保存著部份的草蘆、化糞池、牛房等。及後又發現40多棵珍貴樹木,更發現瀕危和易危物種,例如短腳角蟾和小棘蛙。姚松炎和居民都沒想到一直與屋苑咫尺為鄰竟是瀕危動物、高密度古樹群和畜牧業遺蹟,是次發現「可以說是為港爭光。」居民於是成立了「南區改劃綠化地關注組」,並於2016年向城規會提出,將置富山谷由住宅地帶改劃為生態古蹟公園。雖然2018年4月城規會經過商議後,表示不同意相關建議,但關注組仍繼續向市民宣揚置富山谷的生態保育和歷史價值。

只要「四零方案」沒有停下來,成功、失敗、改進都在持續進行中,其他屋苑即使希望參考、模仿,也不能簡單將它成功的一刻截取、照辦煮碗。實踐意念,著手計劃、操作和修正,憑藉「有心人」不懈的嘗試、與社區持份者持續的溝通,才可發展出一個有意義的社區項目。只要有「有心人」,萬事皆可能。

資料共享

你可能感到興趣

共享城市系列講座 - 2017
中大「共同體創新」講座 - 2017

過去活動

Webinar
Platform Co-op Community Hangout: Jack Qiu and Gigi Lo discuss platform co-ops in Hong Kong
Date: February 21, 2018